从暴食、罹患自身免疫性疾病、大把服药,到重获控制权并停止服药

hzyshlt 3月前 126


我感到暴食和挨饿的冲动消失了。

早在九岁、十岁时,我的斗争就开始了。现在我清楚自己从不是真的超重,当然更不是肥胖,但自从四年级时经历了严重的霸凌,我知道自己的外形与周围人不同。我比任何人体格都大。是的,那个小小的我自认为比“任何人”都庞大。五年级时,同班同学的一句议论使我更加坚信我是个“胖子”。从那一刻起,我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变得像所有人那样“皮包骨头”。

接下来整整八年里,我尽一个小孩的全力节食。我照搬朋友的饮食,心想“如果我像他们那样吃,就会像他们那么瘦”。高中时,我成为多能运动员,体形很棒,但自我感觉还是不够好,自认为体格偏大。服用非处方减肥药和每周跑一百多千米成了常态。即便如此,我还是太壮硕。

你可能认为一旦我长大成人,大脑完成发育,就会停止这些荒唐的行为。恰恰相反,情况变得更严重了。因为成年工作后,我能够接触到更多资源了!互联网更加普及。我仍在服用任何能到手的非处方减肥药,而且可以谎报病症,从网上药店获取处方减肥药。真是令人兴奋。这些所谓的“药店”寄给我的到底是什么药,我一无所知,也根本不在意。我把这些药统统吃掉。我还尝试过五花八门的商业化饮食方式,无一奏效,哪一种都没能坚持。

暴食和挨饿成了我的生活方式。长达二十五年里,我连续数周甚至数月暴饮暴食,然后又挨饿长达三周。暴食的一天从上班路上开始:上班路上到甜甜圈店买一个奶油奶酪贝果(当然是低脂的)和甜甜圈;在从甜甜圈店到附近快餐连锁店的八分钟内,我就会把刚买的食物全部吃光;到快餐店,我会点两份培根、鸡蛋、奶酪饼干和两个鸡蛋松饼;在余下的车程吃光这些,然后在半路停车把包装纸扔进垃圾桶,生怕有人在我车里发现这些;上班时,每次与客户或同事共进午餐,我都会吃沙拉,所有人都以为我只吃加低脂酱料的沙拉。

晚上到家,我会继续暴食,吃光家里最后一丁点儿食物才停下。这时候,我会做盒子蛋糕或巧克力布朗尼,然后把整碗吃光。强烈的进食冲动使我连续数日毫无睡意,我常常在半夜跑去快餐店和食品商店,而且总是把食品包装纸藏在其他生活垃圾下面。我会不停地吃直到撑吐,连不爱吃的食物也不放过。我就是不停地吃,什么都吃,停不下来。

当我被内疚、羞愧和纯粹的自厌压倒,我就会连续三周什么都不吃,然后又开始暴食。这样的循环持续了长达二十五年。

三十五岁左右,我开始生病,病得很重。这一年,九位医生的团队为我做了各种检测,最终我被确诊为五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红斑狼疮、EB病毒 ㊟ 【EB病毒:疱疹病毒科嗜淋巴细胞病毒属的成员。——编者注】感染、干燥综合征、肢体动脉痉挛症和关节炎。我还患有纤维性肌痛,但这只是“附赠品”。我每天要吃二十四种处方药,才能把疾病严重暴发的次数控制在每年三四次。当然,疾病一旦暴发,我还需要增加强的松疗法——这种药会导致体重增加,因此对体重问题或身体畸形恐惧症毫无帮助。

我继续节食,忍受痛苦的锻炼,并搬到了新的城市,有了新邻居。某个下午,我的新邻居提到她不吃糖和小麦,而是吃一种低碳水、高脂肪饮食。“阿特金斯!我尝试过。”我喊道。“不是,”她说,“我用的不是阿特金斯饮食法。”她开始给我讲生酮饮食和她选择这种饮食法的原因,我当时想:“这是我唯一没尝试过的饮食法!我得试试!”我希望我能说自己开始生酮饮食是出于正确的原因,但并不是。而坚持生酮饮食确实是出于正确的原因。四年半后,减掉的十一千克没有反弹,而我在四年多里再也没有服药或遭受自身免疫性疾病。今天,我仍然维持着健康的体重,不再服药,也没有自身免疫性症状。困扰我数十年的偏头痛在三年前消失了。我也不再有暴食和挨饿的冲动。


找到最适合你的生酮饮食需要时间。经过许多自我试验后,我发现对我来说保持严格的饮食对健康的益处最大。追踪我的食物摄入有助于我控制暴食,并过上充实的生活。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