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是魔鬼 邪恶的敌人

hzyshlt 4月前 140


我们都知道要让自己远离糖是多么困难。但是,如果你不能把这个魔鬼从饮食界里驱逐出去,你就不会变苗条。看看你的厨房,即使你并不希望能发现它,你也会意识到它隐藏在各个角落。瞧瞧你的早餐:谷类食品、面包、饼干、垃圾食品等其他一切吃的东西。糖就像是最抢手的商品,食品生产商们知道,如果他们在产品中添加了糖,你就会买得更多。

这个邪恶的敌人是什么?它最简单的形式,就是来自甘蔗的汁液。一棵甘蔗——看起来还不错,对吗?它适当地以原始和最简单的方式被人体吸收。如果对它们进行精加工,则其中蕴涵的酶、纤维、维生素和矿物质都会被破坏。第一步,压榨甘蔗,提取汁液。第二步,加热这些汁液直至它们变浓稠。第三步,进行旋转分离,获得糖浆。第四步,洗糖并过滤,去除杂质,使糖脱色。(顺便说一下,糖的过滤器通常是由烧焦的动物的骨头制成,多么令人厌恶。)最后,把糖烘干并进行包装。如你所见,精制糖除了提供热量外,几乎没有任何营养价值。人们经常在含有大量脂肪、没用的卡路里和胆固醇的各种食品中发现糖的身影。因此,你会逐渐对含有大量脂肪、饱和脂肪、氢化油以及卡路里的食品上瘾(因为它们含糖)。精制糖是单一碳水化合物,它可能导致低血糖症、发育过度(检查一下你内衣的尺寸)、免疫力降低、精神亢奋、注意力不集中、肝肾增大、血液中尿酸的含量增加、情绪不稳、口腔疾病以及大脑中神经递质的紊乱。另外,精制糖还会让人发胖。多余的糖以肝糖的形式储存在肝脏中。当肝脏负担过重时,多余的糖就会以脂肪酸的形式回流到血液中。猜猜哪里才是糖的终点呢?答案就是你的屁股、胃和大腿。

糖业是美国的一项重要贸易产业。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高糖食品供应商,当然这不足以毒害美国的公民。但是为了那一点利益,全世界的人们都在经受着糖对我们的“残害”。

惹是生非的坏蛋

人们在很多食品中还能发现另一个到处惹是生非的坏蛋,即玉米高果糖浆。它的多功能性受到食品制造商的青睐,因此,食品商几乎把它添加到每样食品中:果汁、苏打、啤酒、酸奶酪、能量棒、饼干、糖果、面包,甚至是冷冻食物。加工玉米高果糖浆的步骤比糖复杂,加工后它甚至比原来更甜,但因为其低廉的制造成本而成为农民的好朋友。它像精制糖一样,对人体的血糖含量有显著的副作用。根据《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进行的研究,食用精制糖与玉米高果糖浆将直接导致糖尿病与肥胖。

自然健康的替代品

我们现在并不是要告诉你,你以后再也不能吃饼干了,也绝对不想引起一场骚乱。我们只是建议用自然健康的替代品取代精制糖。排在替代品第一位的是龙舌兰酒或果汁。这类高营养的甜品对人体是非常有益的,它不含任何经加工产生的化学物质,保持着最天然的状态(完全没有被加工),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和矿物质。因为龙舌兰酒缓慢地被血液吸收,所以几乎不影响人体内血糖的含量,在任何产品或处方中都可以用龙舌兰酒来替代糖。

甜菊糖(Stevia),是从巴拉圭的一种植物中分离出来的另一种对人体有益的甜料。日本使用这种神奇的甜料有几十年,在南美也有几个世纪的历史了。事实上,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人用这种甜料来平衡血液中的血糖含量,降低人们对甜食的渴望,并且帮助消化。另外,这种甜料的杀菌性也闻名于世,它能够抑制细菌的生长。然而,不幸的是,这种甜料还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可。这种天然的草药甜料不含卡路里,也不会改变人体血糖值,甚至对糖尿病人来说也是安全的。但是因为人们对到处存在的良好的替代品还不能完全了解,或许它们正在制糖产业链中睡大觉呢。

精制糖的其他不错的替代品还包括浓缩甘蔗汁、未精炼的糖(Sucanat)、糙米汁、大麦芽汁、粗糖、甜菜糖、枣糖、枫蜜、糖蜜①以及赤糖糊。有些公司在枫蜜或糖蜜中添加猪油,以达到减少泡沫的效果,所以你要确定自己买的是百分之百的纯有机食品。不要再像以往那样自欺欺人,上述的天然甜味剂中几乎都会含有一种或几种对身体有益的成分:酶、钙、铁、钾、蛋白质、维生素B、镁、铬、粗纤维以及叶酸。有的甜味剂甚至含有复合碳水化合物。不是说一日三餐你都应当吃添加了天然甜味剂的蛋糕,我们仅仅建议你可以吃适合你的蛋糕。你要好好想想自己消费的甜品数量了。

现在你已经了解关于天然甜料的种种优点,该放弃那些对身体有害的甜味剂了。显而易见,精制糖像玉米高果糖浆一样,对人体无益。万一你就像我们在本书第一章中描绘的可怜的人,请停止食用含有阿斯帕坦的食品和饮料!

有趣的阿斯帕坦的使用历程

在有关阿斯帕坦的申请被拒绝8次之后,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才批准使用。1973年,阿斯帕坦的研发者G · D · 谢尔利试图获得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的许可。显然,他这一计划被神经科学家约翰 · 奥尔内博士和研究员安 · 雷诺(受雇于谢尔利本人)出具的一份报告终止了,该报告指出,阿斯帕坦对人体有危害。另一位来自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的新陈代谢与内分泌药品部门的科学家玛萨 · 弗莱曼博士声明:“仅根据为应付检查而提交的信息是无法科学评价出它的临床安全性的。”弗莱曼建议,应当等到证明阿斯帕坦对人体无害时,再许可其投入市场。而弗莱曼的建议却被有关部门忽视。不知何故,谢尔利于1974年获得在干果中使用阿斯帕坦的许可。然而,他并不是从此就一帆风顺了。1975年,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组织一个特别调查组审查谢尔利的实验方法。该特别调查组负责人菲利普 · 布罗德斯盖说他“没有看到过比谢尔利的实验更糟糕的事情了”,并称实验结果是“被操纵”的。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